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千手观音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她用8年苦战换来千手观音重现

时间:2017-10-02 15:47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大足石刻——我国继敦煌莫高窟后第二个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石窟,也是我市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。

  参观过大足石刻的游客,相信都对千手观音造像印象深刻——端坐台,熠熠,神态庄严雍容。但曾经,由于重庆带季风气候,在与高温高湿的“天敌”对抗数百年后,千手观音造像进入了高速风化期,失去了往日的神采。

  此时,一个戴眼镜的女人站了出来,接过修复千手观音的重任,并用8年时间让其重现。她,就是2015—2016年度“富民兴渝贡献”获得者、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工程中心主任陈卉丽。

  从事纺织工作的陈卉丽1995年调到重庆大足石刻艺术博物馆(现大足石刻研究院),成了一名文物监测员。

  1996年,当陈卉丽涉足馆内技术含量最高的工种——文物修复时,了不少质疑。“从事石质文物修复不仅要了解历史学、考古学、鉴定学、化学等知识,还要熟悉石刻、色彩、髹漆、贴金等技术。我是‘门外汉’,又只有大专学历,被质疑是正常的。”虽然理解别人的不信任,陈卉丽却在心里暗暗较劲。

  为了尽快熟悉业务,陈卉丽边干边学,白天请教同事,晚上啃书恶补,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到了工作上。经过3年的不懈努力,陈卉丽成技术娴熟的文物修复工作者。

  在实践过程中,陈卉丽还总结出文物修复“四诊法”——“望”是看文物的表面情况,对比资料影像;“闻”是嗅文物表面气味,看是否有污染霉变;“问”是向人员了解文物变化情况;“切”则是用手触碰感受文物是否疏松,或用银针刺探被金箔彩绘覆盖的石质本体风化情况。

  看似简单的“四诊法”,让陈卉丽在业界获得了“一手准”的赞誉。同事韩秀兰说,“四诊法”可初步诊断文物病害20多种,准确率达95%以上,与专业仪器诊断的结果基本吻合。

  陈卉丽至今还清楚地记得2015年6月23日,那天下着小雨。历时近8年的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造像修复工程顺利完工,正式对游人。

  “我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,只觉得这一辈子,值了!”陈卉丽说修复之虽然很苦,但看着重新焕发光彩的千手观音又觉得很满足。

  2008年,国家文物局将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造像修复列为全国石质文物“一号工程”。作为国内现存最大的集雕刻、贴金、彩绘于一体的千手观音石刻造像,病害已达34种,国内外均无修复参考案例,存在很多世界级的难题需要攻克。

  在修复现场狭小的空间里,每天都会上演这样一幕:瘦小的陈卉丽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,目不转睛地盯着石刻,小心翼翼地操作手术刀和注射器。“我们就像手术台上的医生,不能有半点疏忽,因为文物的生命只有一次。”日复一日枯燥的工作并没有磨灭陈卉丽的责任心和毅力,她打趣说:“干我们这一行,就要耐得住寂寞。”

  修复工作每一步都充满困难和挑战:千手观音共有830只手,残缺440处,“病症”又各不相同,许多手指都需要加固和补型10次以上。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。”抱着这个,陈卉丽整天“泡”在修复现场和方案堆里,常常为了一个细节辗转难眠。为了对症下药,陈卉丽团队填写调查表1032张、约35000个数据,手绘病害图297张。而她个人完成了千手观音造像80只手、20件的修复方案编制及修复技术报告编写……

 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千手观音修复工程被评为第三届全国优秀文物维修工程,陈卉丽代表我国大型石质文物工作者,受邀到意大利佛罗伦萨国家科学院介绍千手观音造像抢救性工程,获得了国际同行的尊重认可。“这不仅是我和团队的荣誉,更是国家的荣誉!”陈卉丽激动地说。

  现在,千手观音已经神采飞扬,但陈卉丽认为挑战并没有结束。“文物工作一直在上,还有许多文物的生命需要我们去延续,我愿为此坚守一生。”陈卉丽平静地说。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

相关推荐